圣安得烈原道堂简史(1993至2003年)  
 
 

引言

历史是由人与事所塑造而成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深信,当然有神的手在牵引着。在本篇文章里,我所采取的进路,首先是简略的交代一下整个原道堂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一些我个人认为是较为重大的历史事件。根据我个人的浅见,这些事件是90年代圣安得烈原道堂历史发展的背景或脉络。接着下来,我才谈到1993年至2003年,这11年来神如何使用一些关键性的人物与重大事件,从而塑造圣安得烈原道堂的历史,作一记录。我也把一些指标性的统计数目即崇拜会,公祷会与成青主日学的出席人数罗列。虽然说人数不代表一切,但无可否认,它们也揭露了教会的某些状况,有着重大的涵义。一个健康的教会,必须是量与质一起成长的。至于功过的评论,我想是需要较长一点的时间距离,才能较为中肯;因此着墨不多。或许就留待后人去评价吧。

 

80年代:撒下种子,建立根基

80年代中期与90年代初期,是原道堂建立往后发展根基的时代,也是原道堂积极投入推动植堂与差传的时代。

 

1984年7月15日,德高望重的叶恩溥长老蒙主恩召。从此开始了原道堂集体领导的时代。当时,原道堂的3位长老,即已故王连国长老,蔡庆生长老,莫子亮长老与当时的牧者们如林小彬传道与江志海传道群策群力的推动原道堂的圣工发展。其中最值得大书一笔的是1985年开始的植堂与1987年开始的差传年会事工。植堂的第一炮,是在1986年发出,我们在蕉赖开始了第一个植堂,由邱文霞传道牧会。接着在1988年8月7日,我们也在吧生路成立第2个植堂。第一任传道为林小彬传道。

 

1984年10月5日,原道堂青年团契,在江志海与林小彬传道的带领下,开始了第一届的“原青宣教基金”。这是原道堂差传事工的滥觞。3年后,即1987年教会开始每年办一次全教会性的差传年会。

 

我个人认为,80年代与90年代初期也是青年团蓬勃发展的时期。1987年原道堂青年团分成两个团契,即在原道中心聚会的仁爱团契,以及在市区圣安得烈堂聚会的喜乐团契。仁爱团契的第一任团长为郑荣辉弟兄,而喜乐团契的第一任团长为张文光执事(详情请参《吉隆坡基督教长老会原道堂银禧纪念特刊》(1988年))。

 

回顾我们的历史,很清楚的青年团是训练教会领袖的温床。已故张佩霞姐妹是其中一个例子,她担任过原青团契团长,也曾筹组过原道堂第一间的基督徒之家(Agape House)。此外,当年许多青年团的领袖如邱文霞,潘荣平,张文光,李成典,张长国,张舒莉,陈惟成,郑维彬,郑维康,张文平,郑荣辉,傅胜良,袁明赐等最后都成了教会的传道或长老执事。

 

1980年代,原道堂青年团也出版了10期的《原青报告》,此刊物收录团契动态记录,以及一些带有基督教思想与色彩的专文,散文小品,基督教界人物的专访等。这些刊物,虽然在编辑与印刷方面仍很粗糙,但是现在却成了了解当年青年团情况不可多得的宝藏。此外,借着这项事工,也间接或直接地培育了本堂一些编写的人员,如张文光,李成典与陈湘琳等。

 
 

<< Start < Prev 1 2 3 4 5 6 7 Next > End >>


Page 7 of 7